妙笔阁>仙侠修真>仙道禁书目录>第九十章.食心

仿佛冥冥之中有着感应一样。

在邓人龙身死于越阳楼拳下的那一刻。

远在多少距离之外,赖平观亦是放下手中经卷,忽地放声大笑了起来,抚掌道:“世上少一凡夫愚,而多一妙人矣!”

似乎是连天地都为他这一刻的喜悦所侵染一样。

以炼虚武道之玄奇,竟是使天上乌压压的层云不住涌动,轰隆隆几道雷霆径直劈了下来,刹那间,便轻而易举照亮了寒夜,惊走了黑暗。

哗啦啦。

倾盆的大雨转眼间从天而降。

而在草堂的屋檐之下,虽说同样是因此而被淋到浑身衣服湿透,但赖平观却也是半点不恼,反倒是抬头看着天上,脸上的笑意,越发的愉快,咧开一口牙齿,像是见到什么绝世美味的老餮。

凭借着炼虚武者之间的感应。

邓人龙晋升炼虚的波动当然也不可能瞒得过赖平观的感知。

但即便是在这样不可思议的情况下,“执徐”却依旧将他轰下。

从某种程度上来讲,这也可以说是既在意料之外,同时又在情理之中。意味着拿到这块更强的‘磨刀石’磨刀之后,越阳楼便将同样得到更大的提升。

对于武人来说。

日复一日的苦修锻炼,只是保证技法纯熟,以及维持身体素质不下降的最基本事项而已,只能算是“做加法”。

在赖平观看来。

通过拳术对血肉之躯潜力的挖掘终究有着天然的极限存在,唯有根植于肉身,却超脱于肉身的精神才是真正的潜力无穷,最贴近这个世界本质的事物。

就像是对于躯体的锻炼,也需要大量的米面肉食和药材来供养支撑一样。

而炼虚武道对于心神之力的锻炼,则是需要足够强烈的执念和欲求,来作为最基本的推动力。

不管是战胜敌人的过程也好,还是和敌人思想与思想间互相碰撞的过程也好,在这些能锻炼心神之力的事情里,无论怎么说,也无法逃开的‘足以威胁自己性命的敌人’这项资源,便是其中最重要的一物!

《淮南子》有言:食肉者勇敢而悍,食谷者智慧而巧,食气者神明而寿。

而赖平观食悍者之勇,食巧者之智,食寿者之神,尽得‘心’这一字百种写法。

他之所以被人称之为‘千手师’,称之为‘南来魔王’,其根本原因,便是因为他的修行不同于寻常锻炼这种“加减算法”,而是做的这种“乘除算法”!

“纵使千般拳术,万种武功,所谓武道者,本质上也不过就是‘外炼筋骨皮,内炼一口炁’这十个字而已。”

哗啦啦的雨声中,赖平观拾起经卷,轻颂其上残句,道:“炁者,心也,心者,道也,故而天性即人心,立天之道,人以定也!”

轰隆!

又一道惶惶雷霆劈落。

而借着那一闪而逝的残光,则能够看到,在涟漪波动的河面倒影之中,男人所在的那座草堂,悄然化作了宛如地狱般的景象,其中无数的遍地鬼众,皆拱卫着中心那尊高坐白骨京观之顶、笑食人心的千臂魔王!

“六龙教,执徐……”

深刻咀嚼着这个从此刻真正被视为自己对手的名字,旋即,赖平观从不知何处翻出一纸符箓,将其烧成灰烬,随手洒入大雨之中。

万分冷厉的寒风吹过。

俄尔间,那一捧纸灰就飞的无影无踪,唯有空中一点依稀残留的火星放出赤光,无比微弱的同时,偏偏却又照亮了不多不少的七尺之地。

踏。

这是重物踩踏到河中溅出水花的声音。

“人道渺渺,仙道莽莽,鬼道乐兮,当人生门……”

一声诡异的颂唱传来,伴随着纸灰的飞逝,赤光的升腾,只见一个怪异至极的人影便从中那被照亮的‘七尺之地’中显身,披着身高性能复合纤维织成的全覆盖式道袍,连面部的形貌,亦被苍白色的钢铁覆面所遮掩,只有覆面边缘处铭刻的竖形条纹编码,才给能够识别的人揭示了他北道门之人的身份。

在下城区。

谁都知道每一个武馆的存在,背后都少不了黑帮的支撑。

但同时,其实又很少有人知道,这些见不得人的黑帮背后,则又是北道门各个掌握着北方工业体系的的财团寡头。

研究禁药、开发武器、实验技术。

这些事情都不可能逃得开‘人’的存在,而因此,黑帮的这些下水道的老鼠,则便被专门培养了起来,一边干着不断内斗的活,使下城区永远保持在混乱的状态,一边则通过出售禁药、拐卖人口,赚取大量的利益的同时,也为背后的北道门搜集实验数据,输送‘人材’。

虽然在那些利益集团的眼中,越阳楼本身这一个人的存在根本无足轻重。

但身为‘六龙教’的‘执徐’,他代这个神秘组织表达出来的要‘重整武行’的态度,却无疑是一种触动了他们中某些人神经的危险倾向。

在北道门的立场之上。

长安的下城区只有保持在混乱的状态,才是对于他们利益最大化的稳定状态。

而任何人要重新整合武行为一体,在没有他们允许的情况下,当上‘长安第一’、甚至‘中原第一’,便都无疑是在和他们的利益作对,要遭到彻底的扼杀!

轰隆。

又一道雷声轰鸣。

看着雨夜之中显得越发怪异至极的道人,伸手摸了摸下巴,赖平观则是道:“先前你们请我来做的事情,我考虑好了,但要使我来对


状态提示:第九十章.食心--第1页完,继续看下一页
回到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