妙笔阁>青春校园>退婚后我嫁给了前任他叔>第88章 他想毁了她

他在幼时,失去过最宝贵的东西。

长大了,在得到权势和钱财之后,就生出了别样的执念,这世间的万事万物,但凡他想要,就一定要得到。

裴道珠,就是他想得到的。

萧衡陷入回忆。

十二年前他双目失明,寄居在栖玄寺养病。

他在最活泼的年纪,失去了认识世界的能力,本就痛苦不堪,再加上山寺里的日子清苦寂寞,家人也未曾前来探望过,于是他的性子逐渐变得阴郁乖戾。

他不仅沉默寡言漠视他人,甚至以伤害寺庙里的僧侣为乐。

同龄的小僧弥从不带他玩耍,就连主持也懒得管他。

即使他生病了也没人理会,对寺里的人而言,只要他还活着就成。

人憎狗厌,莫不如是。

他受够了这种日子。

他想回家。

他在深夜摸进大雄宝殿。

他孤零零跪在蒲团上,求佛祖赐他一双明亮的眼睛。

可是,就连佛祖也放弃了他。

明明接受了他的香火,却像是听不见他的恳求。

人人都说求神拜佛最是灵验,可他却沦为了被神明放逐的人。

他的性子更加阴晴不定。

小小年纪,就已学会残酷。

厨房里的胖和尚,顿顿给他送馊了的饭菜,他就弄来巴豆研磨成粉,顿顿投进他的饭菜里,剂量大得惊人,险些让他虚脱到死。

知客僧养的狗,总是狗仗人势般对他乱叫,还咬坏他的衣裳,他就弄来毒药,送那条狗升了天。

他日日活在黑暗的痛苦之中,却又日日活在报复的快感里。

这种冰火交织的感觉,在那个小女郎到来之后,才悄然消解。

那年他已经学会伪装。

会装模作样地学和尚诵经,会假装对佛祖虔诚,会乖巧地配合大夫吃药,而他的容貌生得好,香客们喜欢他,总爱把他招到身边,听他讲诵经文。

但凡他讲完了,那些身份贵重的香客,总要打赏他金珠宝贝。

他也乐于如此。

他以谦逊温顺的姿态面对香客,赚取无数赏钱和美名。

人人都以为他是个好孩子。

却只有他自己知道,每夜每夜地压抑戾气,是多么辛苦的一件事。

他急需一个玩物,用来消遣报复。

于是那年春夏之交,来山寺小住的那位小女郎,就这么踏进他的领域,成为了他的猎物。

他不知道小女郎是谁家的女儿,也不知道她长什么模样,只知道她的声音又软又糯,她的性子又乖又甜,像是他幼时养过的白兔子。

孩童的恶意,向来不知从何而来。

明明毫无交集,可他却想毁了她。

他骗她后山深处住着神仙,若是遇见了,可以向神仙许三个愿望。

小女郎单纯好骗,巴巴儿地要去看神仙。

于是他把她带去后山,将她孤零零丢在了那里。

他独自回到禅房,直到月上中天,才听见外面起了动静,说是走丢的孩子找到了,幸亏找得快,否则就要被山里的狼群叼走了。

他坐在窗下,冷冷牵起嘴角。

偏那小女郎是个蠢的,第二天,又巴巴儿地来找他玩。

她奶声奶气:“哥哥,我没遇见神仙,但是又饿又渴的时候,我遇见了好大好大的一棵榕树。我阿娘说,古树里面住着神仙,我就解下发绳绑在榕树枝上,向神仙许愿。你猜猜,我许了什么愿望?”

萧衡半点儿了解的兴趣都没有。

他只是惊讶,这小女郎竟然那么幸运,没被狼群吃掉。

小女郎眉眼弯弯,自问自答:“一愿家族强盛,二愿长大后能嫁给一位好郎君,第三个愿望……”

她脸蛋红扑扑的,像是有点害羞。

她凑到他耳边,声音更软了:“三愿哥哥能和其他人一样,也能瞧见高山流水,也能瞧见春夏秋冬……”

小女郎穿着浅粉色的罗襦裙,周身萦绕着淡淡奶香。

对他咬耳朵时,弄得他耳朵痒痒。

这一刻,自诩是个恶人的他,竟道不清心中滋味儿。

小女郎又脆声道:“能看见世间万物,是很幸运的事,小哥哥,我也想你跟我一样幸运呢!”

他紧了紧拳头。

刚才一瞬间的心软,却又因为这句话而烟消云散。

这小傻子,谁要跟她一样幸运?

他才不稀罕!

他想着前两日在菜园里挖的陷阱,于是淡淡道:“我想吃新摘的豆角,你领我去菜园。”

小女郎天真单纯,立刻答应了。

来到菜园,他用手杖丈量距离,眼瞅着快要踏进陷阱,却又鬼使神差地拽住了小女郎。

他在陷阱里面丢了很多烂菜叶子和臭鸡蛋。

若是掉下去,就会变得又脏又臭。

小姑娘像是干净的白兔子,整日往他房里跑,还喜欢往他怀里钻,若是弄脏了,也会连带着弄脏他。

这么想着,他道:“我又不想吃豆角了,回去吧。”

他转身要走。

小姑娘不肯:“哥哥,咱们来都来了,摘一篮子豆角再回去呗?”

她继续往前走。

他心中着急,生怕她掉到陷阱里,于是下意识去拽她。

谁料他踩在湿泥上,脚底一滑,径直摔进了陷阱里!

小姑娘很着急,转身就去叫人。

他被救上来时,她如同往常那样扑进他怀里,抽噎着问他有没有摔疼,还责怪她自己不好,没能看住他。

小姑娘又软又香。

他轻声:“身上脏,离我


状态提示:第88章 他想毁了她--第1页完,继续看下一页
回到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