妙笔阁>青春校园>退婚后我嫁给了前任他叔>第157章 失去的滋味儿,他经历过

裴道珠回到望北居,吩咐枕星带着侍女们收拾行李。

她独自坐到西窗下,在书案上铺陈开纸墨,打算给萧衡留一封信。

提笔写了几个字,却又觉写得不妥。

她把揉成团的宣纸丢弃在地,另外起笔。

可是写来写去,她都觉不好。

对着空白的宣纸发了会儿呆,她轻轻吁出一口气,放下了毛笔。

举目四顾,闺房精致风雅,萧衡在吃穿用度上确实没亏待过她。

视线落在那扇紫檀木刺绣屏风上。

她仍旧记得那日,不小心被萧衡窥破心事,她急急忙忙躲到屏风后的窘迫与害怕。

靠在屏风后面哭泣时,心底也曾怀着一丝希望,希望那位郎君能进来哄一哄她,能进来告诉她,他对她也是怀有同等的爱意的。

可是……

她所有的希望,在心如铁石的他面前,都落了空。

裴道珠垂下眼帘。

也不能说萧衡没有喜欢过她。

花神殿万籁俱寂,神像庄严,他在香案上描绘她不着寸缕的丹青画像时,兴许是喜欢的。

金梁园正月落雪,梅花树下,他亲手替她拂拭开梅花枝,情不自禁地吻她时,兴许也是喜欢的。

只是……

他对她的喜欢,抵不过他对山河故国的热爱,抵不过他对国仇家恨的在意。

萧衡是南朝最锋利的宝剑,却无法为她裴道珠而出鞘。

花窗外,几丛牡丹开得正好。

这段感情,始于强取豪夺,愿终于好聚好散。

少女想着,释怀般弯了弯唇,起身朝屋外走去。

行李已经收拾好了。

裴道珠临上马车时,崔柚火急火燎地赶了过来。

她好奇地打量裴道珠:“听说你要走了,原以为只是谣传,没想到你真的要离开……你真傻,这里有享之不尽的荣华富贵,为何要走呢?”

一段时日未见,裴道珠发现崔柚又圆润了几分。

她轻笑:“你便继续做他的笼中雀吧,无忧无虑,适合没有想法只知道吃吃喝喝的你。”

说罢,踩着小凳子上了马车。

崔柚目送马车离去。

不知怎的,她觉得裴道珠好像在骂她蠢笨。

她不开心地翻了个白眼,眼珠一转,突然吩咐侍女:“快去通知顾燕婉和韦朝露她们,裴道珠被九爷抛弃了!”

青皮马车缓缓驶出金梁园。

不远处的高坡上,立着一匹骏马。

萧衡坐在马背上,安静地看着马车朝建康城驶去。

握着缰绳的手忍不住地收紧。

长风吹过,用红发绳编织的璎珞拂拭过他的面颊,郎君面色雪白,虽然俊美脱俗,却冷得犹如坚冰。

她还是走了……

不知怎的,心底的某个地方像是被谁挖空了一块。

他摸了摸心脏的位置。

这种失去的滋味儿,他似乎经历过。

不像是难过,也不像是悲痛,更像是被抽空了所有的情绪和灵魂,只在世间留下一个麻木的躯壳。

南朝没了裴道珠,依旧是那个南朝。

可是他没了裴道珠,似乎就不再是那个有血有肉的萧衡。

长风四起,草木萧萧。

郎君的宽袖和袍裾在风中剧烈翻飞。

或者,不再有血有肉也不是坏事。

阿父曾说过无数次,成大事者,不该拘泥于儿女情长,唯有心狠手辣无情无爱,才能在战场上所向披靡。

这才是萧家九郎……

萧衡闭了闭眼。

再睁开眼时,瞳中一片清明。

他勒转马头,朝山下走去。

……

乌衣巷。

尽管有裴道珠的接济,可是比起金碧辉煌钟鸣鼎食的其他士族,裴家人居住的府邸依旧简陋萧索。

裴道珠推开府门,看着满目荒芜,情不自禁地轻叹。

“阿姐!”

双胞妹妹意外发现她回来了,连忙高高兴兴地小跑过来。

裴道珠抱了抱妹妹,牵着两个小家伙往后院走:“阿娘她们呢?”

裴桃夭声音清脆:“在后院种花!阿娘说阿姐喜欢花花,所以要多种些,等阿姐回来,瞧见满园都是花花,定然十分欢喜!”

裴道珠忍不住弯起丹凤眼。

从前羡慕别人锦衣玉食山珍海味,经历了这许多事,才发现比起那些浮华奢靡的府邸,还是跟母亲她们住在一块儿最是惬意,哪怕粗茶淡饭瓦舍草房,也来的快活自在。

顾娴得知裴道珠主动归家,只是呆愣了片刻。

她并未责怪,反而把女儿搂进怀里,怜惜地摸了摸她的脑袋。

她没有追问裴道珠这番行为是否会得罪萧家,更没有追问她今后有什么打算,只柔声道:“今晚,给我的小阿难煮红枣桂圆汤喝。听说今夜有雨,喝些暖身滋补的汤,最好不过。”

裴道珠伏在她怀里。

也不知怎的,就委屈的酸了鼻子。

阿娘在的地方,才是她的家呀……

是夜,建康城果然落了暴雨。

今夏的第一场雷雨,闪电在乌云中翻滚,瓢泼大雨颇有些吓人。

厅堂的烛火明明灭灭。

裴道珠捧着滚热的红枣桂圆汤,不时望向黑黢黢的院子。

没过多久,一盏昏黄的灯在风雨里亮起。

随着灯笼越来越近,裴道珠的心也提了起来。

她当然知道阿娘不会怪她,可是那个酒鬼父亲就不一定了……

裴茂之提着灯回来了。

他浑身湿漉漉地踏进游廊,连木屐都懒得脱,直接跨进门槛。


状态提示:第157章 失去的滋味儿,他经历过--第1页完,继续看下一页
回到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