妙笔阁>仙侠修真>妻子是一周目boss>0258 游园人(二合一)

若是以姑娘比做花,这是很合适的,至少云浅这么认为。

在他夫君身边的那些姑娘,便都是花儿。

于是云姑娘就能看见一片花海,无数鲜红色丹点聚合在一起,像是一片片火烧云,又像是燃烧的业火,集妖异与神圣于一体。

因为是将人比作花儿,所以看着花海就能感觉到很多东西。

云浅站在那里,看着眼前的一切,心中难以升起一丝一毫的连漪,想了想……就走进了花海。

她在花海中行走的时候很小心。

一路之上,没有踩到任何一朵花,但是偏偏有鲜红试图攀上了云浅的身子,攀上了云彩,似是要将那天空也染成红色。

她走走停停,看着眼前那一朵一朵娇美的花儿,停在了一束小白花前,看了一会儿后,又往前走了一步,平视着眼前树梢前精美的小梨花。

很好看。

而有时候,不只是盛开的花儿好看。

云浅觉得一旁顽强的在石壁上生存、仿若碧绿色藤蔓的青萝也有自己独特的姿态。

所以这片花海是很有魅力的。

想了想后,云浅还是离开了这片花海,在花园外不知道从哪儿找出来一张小竹椅,慵懒的躺了上去,以一种奇怪的角度欣赏眼前的花园。

云浅无法想象自己进去会是什么样的花儿。

牡丹?

海棠?

亦或是那不太好看的石蒜花。

应当都不是,至少她是游园人,而方才也没有在花海中瞧见有赤红色的彼岸花。

说到底,云姑娘若是做了花,那满园子一定就只剩下她了,还有其他花儿什么事情。

眨了眨眼。

花园再好看,那门也开着,夫君也完全没有游园的兴致,所以连花园都没有必要存在。

伸了个懒腰。

梦,该醒了。

云浅侧躺在竹椅上,视线穿梭,可以看见背着一个琴盒的少年朝着这个小花园而来,不过想来最后也会停在她的身前,不会去游园,也没有兴致。

除非……她愿意陪他一起游园。

“所以……关键……在我吗?”云浅走下竹椅,弯下腰,似是在于花儿的耳语。

她伸出手,想要去摘下园中一朵,但是在即将触碰到的时候,还是停下了动作。

摘属于夫君的花儿,云姑娘做不出这样的事情。

说到底,她还是不太能理解……女子和女子之间的什么感情,就像她不能理解为什么会有花儿想要往她身上蹭一样。

她是游园人,也不是花儿,维度不一样。

要改变这一点,兴许需要夫君亲自动手将她也变成一朵普通的花儿收入眼前的花园……那时候身份和花儿对等的云浅应当才会有兴趣和花儿们相处。

也不是。

云浅心想要她理解姑娘之间的感情其实很简单,只要徐长安变成个姑娘家,她马上就能理解了。

并蒂合花,也不是那么罕见。

如今……

她只是瞧着少年背琴、白衣踏水,顺着小路朝着北苑而来。

于是云浅从梦中醒了过来,字庭院中的石桌上起身,轻轻打了个哈欠,旋即偏着头看着自己面前的笔墨纸砚。

“喵……?”云浅轻轻喵了一声,似是在想这有什么有趣的。

不过无论是不是有趣的事情,徐长安在秦岭那儿对着一只小奶猫喵喵叫的事情……云姑娘已经深深的记住了。

提起笔,将自己的名字也写了上去。

——

当徐长安回到家,尚未推开门,本能的就停下了脚步。

眼前的北苑静谧且安静,不过能够看到一束束雨后的微光穿过云层,那些光影漫开,零零散散的黑白分明,将这世界渲染得有些格外的不真实——就好像,庭院上开了一片花海,而他将要变成游园人似得。

徐长安精神恍惚了一瞬,半晌后摇摇头,听着愈发急促的系统报警声,这才安心了点。

经历了做完那无比真实的梦境后,即使是他……也有些分不清梦境和现实了。

果然,那样清醒的梦境,还是越少越好……秦师叔提醒的还是有道理的。

莫让姑娘久等了。

徐长安轻轻推开漆木红门,踏过青石,穿过月亮门,然后就愣在了那里。

原因无他,因为他看见了很好的景色。

云浅。

姑娘正端坐在庭院一侧的石凳上,腰背挺的笔直,些许青丝垂下,而这里的环境极好,那同样垂下的阳光挥洒在云浅的身上,隐隐可以见到姑娘周身那些漂浮在阳光之中的尘埃。

不是没力气?

怎么出来了。

哦……晒太阳吗?毕竟雨早早的就停了。

徐长安怔怔的看了一会儿,才看见了云浅正握着笔。

微光下,姑娘十指晶莹剔透,莹白如玉,那墨毫在纸上轻轻地游动,云浅的动作很缓,很慢,轻描淡写,却给了人一种漫不经心的感觉。

徐长安的精神又出现了片刻的恍惚。

他心里忽然升起了一种极为荒唐的感觉。

就是这双手。

就是这双会被菜刀伤到的手,如今却好像是双执掌着所有……轻轻慢慢的写着,俯瞰一切。

“……”云浅慢慢呼吸着,极为认真的在纸上写下了徐长安的名字。

大抵是她本来就很累,所以没写几个字体力就耗尽了,于是就这么趴在了石桌上……侧着脸看着自己写的东西,一动也不动的像是一条咸鱼。

咸鱼。

就这一下,那些营造出来所有氛围


状态提示:0258 游园人(二合一)--第1页完,继续看下一页
回到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