妙笔阁>仙侠修真>逍妖法外>第八百二十八章 难辨真假

“别再装了,你到底是谁,把真正的苏凝霜藏到哪里去了?你若如实招来,我可以留你一命。”

苏异一边穿衣,将匣子藏好,一边厉声喝道。

苏凝霜看着到手的东西又被他收了回去,眼中闪过一丝不甘之色,但立马便掩饰下去,又装出一副懵懂的样子,瑟瑟发抖道:“什么真的假的?是不是你刚才睡着时做了什么奇怪的梦啊…我看你一会睡得跟死猪一样,一会又突然爬起来…起来tuō_guāng了我的衣服,我还以为你…”

说到这,她似乎终于意识到了什么,双颊见红,急忙扯过被褥挡住了半个身子,只不过这少女眉眼带怯,香肩尽露,sū_xiōng半遮的画面却是有着别样的诱人,同样叫人血脉喷张,也不知是不是故意的。

不得不说这丫头的戏是演得真好,惊慌害怕中还带着点羞涩,仿佛当真受了侵犯,但又并不是那么的抗拒。

苏异丝毫不为那香艳所动,怒极反笑,若不是自己并没有完全失去理智,目睹了整件事情的经过,说不定还真就信了这鬼话了。

“给你最后一次机会,若是再不说实话,我可就要动手了。”

感受到苏异身上散发出来的那股杀气,苏凝霜忍不住打了个冷颤,然而她却依旧不肯服软,反倒是来了火气,就像是真的被冤枉了一般,眼中含泪,抽泣道:“我就是苏凝霜,你再给我多少次机会都是一样…”

接着便见苏凝霜突然扑向了苏异,索性抓起他的手往自己的脖子上按去,咬牙道:“我无法自证清白,那你便干脆杀了我吧,杀了我你就知道我有没有在说谎了!”

看着少女微红的双目,泪珠在眼中不停打转,模样煞是可怜,叫人不禁心生爱惜之意,苏异都差点相信了,下意识地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错怪了她。

然而就在苏异分神的这一瞬,那对漆黑的眼眸又将他扯入了另一个世界,靡靡之音随之入耳,让他感受到了一阵又一阵的欢愉。

只不过这快活并没有持续多久,便有熊熊火焰陡然升起,在顷刻间点燃了天与地,将这片世界吞没。

苏凝霜娇躯一震,随即茫然四顾,不明所以,还未及细想,便见火海已奔涌而来,卷上了她的身子。

她只能感受到无尽灼热所带来的痛楚,眼看着自己的寸寸肌肤被烧成了灰烬,露出了底下的鲜红血肉,她想叫喊,可张嘴之后却发觉叫不出声来。

少女惊慌失措,正想转身寻找苏异时,漫天的火海又突然消失不见,取而代之的是一片黑暗,紧接着她脚下一空,身子急速坠落,仿佛这下面没有底似的,一路跌去,无休无止。

刚从灼热地狱中脱离出来的苏凝霜又陷入了另一个深渊,天旋地转的,灵魂都几乎要被扯出了肉身,她已然感觉不到自己的存在,此时的脑中只有无穷无尽的眩晕,腹中翻腾,几欲作呕,却半点也呕不出来,简直生不如死。

不过她倒也算是有分本事与见识,脑子几乎成了一团浆糊,却还能挣扎着想到了问题的关键所在,勉强伸手胡乱挥舞起来,最后总算是让她抓到了一只手臂。

她想也不想地便将那手臂的主人拽到了自己的面前,谁知入眼的竟是一张狰狞可怖的鬼脸。

苏凝霜刚被吓晕过去,这深渊似乎就见底了,下面是一汪寒潭,入水后的她打了个激灵,陡然醒转,好在睁眼后看到的并不是鬼脸,而是苏异那张冷漠的脸庞。

她如同找到了救星,拼命地拍打着苏异,张嘴想求救,却是喝下了一大口水,呛得一时不敢再开口。

不过片刻,她便已开始有了窒息感,意识渐渐模糊,胡乱挥舞的手也失去了力气,动作愈发缓慢,最后终是瘪不住气,再次张开了嘴巴。

可这次却没有潭水淹入喉鼻,苏凝霜的胸脯急速起伏,贪婪地大口呼吸,仿佛空气就是这世上最鲜美的东西。

好一会缓过劲来,她才留意到自己的肌肤依旧完好无损,身上也没有浸水的迹象,后背虽然湿漉,但也只是冷汗而已。

兀自喘息不止的苏凝霜眼神迷离,像是刚从一场大病中恢复过来,可即便是被捉弄得如此狼狈不堪,她的神态却依然诱人,别有一番味道,仿佛是将魅惑刻在了骨子里一般。

目光落在苏异那张似笑非笑的脸庞上,她心有余悸,不禁挣扎着朝后退去,直到后背抵上了床头,方才颤抖着说道:“你...方才那是什么法术…”

苏异却不回答,只是笑道:“你的媚术还真是险些让我着了道,只可惜道行终究浅了些,第一次你都没能得手,第二次再故技重施,我又怎么可能会上当呢…所以正如我刚才所说,唯有在最开始的时候耐心些,你才有可能成功,不过看得出你年纪尚小,这要求对你来说确实未免太苛刻了些…”

苏凝霜并不作声,只咬牙怒目斜视,眼里既有不甘,也有些许残余自方才那六道地狱的恐惧。

见她默然无言,苏异又道:“身怀媚术这事,你总该狡辩不了了吧?现在可以告诉我,真正的苏凝霜在哪了么?”

谁知苏凝霜还是嘴硬,下巴一仰露出了脂玉般的脖颈,摆出一副任人宰割的模样,道:“我就是苏凝霜,你爱信不信,就算是杀了我,我也找不出第二个苏凝霜给你。”

这回苏异倒是有些迷茫了,按理说,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,她至少应该试着和自己谈条件,而不是一味地矢口否认才对。

苏异回想


状态提示:第八百二十八章 难辨真假--第1页完,继续看下一页
回到顶部